2018年7月18日 星期三 农历戊戌年 六月初六    
国务院客户端 | 新媒体 | English | | 手机版 在线投稿

历史传说

一、炉神的传说

在广饶镇十五村村西,原有一座庙,叫炉神庙,庙里供着一位端庄美丽的姑娘的塑像。这姑娘就是“舍身熔铁牛”的炉神。

高齐时期,出了一只铁牛怪,活动于县境西南部与临淄北部。白天,铁牛怪立于田间一动不动;夜间便四处啃吃田野里的庄稼,一夜能吃上千亩。连续几年地里颗粒不收,老百姓叫若不迭。因交不上官粮,县令也连年受责。一气之下,县令召集起全县的铁匠,令他们轮流熔化铁牛。并规定每人熔七天,限期内熔不了铁牛者,杀头问罪。一月下来,铁牛未被熔化,铁匠却被杀掉四五个。这日,轮到了一李姓铁匠熔化铁牛。眼看限期已近,铁牛仍完整无损,李铁匠想到自己也难逃杀头之厄运,整日愁眉不展。中午,李铁匠的女儿前来送饭,得知铁牛仍未熔化,心急如焚,便来到炉前往炉中窥视,想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铁牛如此顽硬。不料,左耳的耳坠儿失落于炉中。正暗自惋惜间,忽然奇迹出现了,炉中铁牛的左角由长变短,继而全销。铁匠女感到十分奇怪,便摘下右耳的耳坠儿投入炉中。铁牛的右角又熔化了。铁匠女喜出望外,心想:既然我的耳坠儿能销牛角,我的身体就能使整个铁牛熔化。为了使父亲与其他铁匠不再被杀,为了百姓不再受害,我舍弃了身躯也值得。想完,爬上炉台跳入火中。顷刻间,铁匠女化为灰烬,铁牛也随着化为一汪铁水。

人们感其孝义,尊铁匠女为“炉神”,并修建了炉神庙,雕塑了炉神像供奉在庙内,年年香火不断。后来,每年农历的三月和十月,这里都要举行盛大规模盛大的炉神庙会。庙会期间,前来上香、祭祀的人络绎不绝。

二、马跑泉的传说

唐贞观十八年(644),高丽与百济联兵进攻新罗,截断了新罗的入朝进贡之路。新罗派使者向唐太宗乞求援兵。唐太宗闻听大怒,亲率水、陆十万大军浩浩荡荡向东进发,以讨伐高丽。

这日傍晚,唐太宗率征东大军来到了千乘县(今广饶县)东部沿海一带。看看天色已晚,将士们经过长途跋涉,也都已人困马乏,唐太宗遂令部队就地宿营。士兵们扎好营寨后,准备埋锅造饭。但此地为退海之地,遍地盐碱,方圆几十里内的地下水即咸又涩,根本无法饮用。将士们饭吃不上,水喝不上,个个口干舌燥,头晕目眩。唐太宗的坐骑乌骓马也干渴难忍,烦躁的挣断缰绳四处狂奔。当乌骓马跑到唐太宗的行营西北方后,忽然立住不动,面向行营引颈长嘶。唐太宗派几名官员前去查看,只见马蹄下现出一吭,深不及尺,内有一泉涌出,银珠飞溅,泉水清冽。伏身一尝,甘甜爽口。顿时,欢呼声响便了整个行营。官兵们趴在坑上喝了个痛快,随后做饭的做饭,饮马的饮马。奇怪的是,坑中的泉水溢满即止,随用随长,无论饮用多少,总是保持满满一坑清水。

后来,人们在此处立了村。因唐太宗的行营曾在此处安扎过,故取村名“王属埠”。因甜水泉为马跑而踏出,鼓取名为“马跑泉”。

三、李象先

在蒲松龄的《聊斋志异》中,有一篇题为《李象先》的文章。文中的李象先(名焕章,字象先)系乐安(今广饶)李桥村人。因蒲松龄于其有过“不写乐安”的承诺,故在文中将其写为“寿光之闻人”。全文如下:

李象先,寿光之闻人也。前世为某寺执僧,无疾而化。魂出栖房上,下见市上行人,街有火光出颠上,盖体中阳气也。夜既昏,念房上不可久居,但诸舍暗黑,不知所之。唯一家灯火犹名,飘赴之。及门,则身已婴儿。母乳之。见乳恐惧;腹不胜饥,闭目强吮。逾三月余,即不复乳;乳之,则惊惧而啼。母以米间枣栗哺之,得长成。是为象先。儿时至某寺,见寺僧,皆能呼其名。至老犹畏乳。

异史氏曰:“象先学问渊博,海岱清士。子早贵,身仅以文学终,此佛家所谓福业未修者耶?弟亦名士。生有隐疾,数月始一动;动时急起,不顾宾客,自外呼而入,于是婢尽避;使及门复痿,则不入室而反。兄弟皆奇人也。”

四、嬷嬷坟

广饶镇景、马大路村西,有一座坟墓,俗称“嬷嬷坟”,为马姓祖母之墓。每逢年节或马姓始祖母逝世纪年日,村中李、景、马三姓人家都来坟前祭扫。自明初至今,历时五百余年,从未间断。

马姓之祖原籍河南,原与李、景姓之祖为近邻,明代洪武初年同迁此地。当时,马姓之祖比较年幼,其母爱怜少子,便与其一同迁来。其时,此地村落稀少,景象萧条、凄凉,迁来者举目无亲。李、景姓之祖见马姓之祖有母亲疼爱,十分羡慕,便对马姓之祖说:“你有母亲,惟我们无有。”说话间神情甚为凄惨。马姓之祖便安慰他们说:“四海之内皆兄弟,更何况原为近邻,现在也是谊亲情厚。我母亲也一直十分关心、爱怜二位兄长。就把我母亲当做我们三人的母亲吧!”于是,三人结为异姓兄弟,一块儿劳作,共同孝敬马母。马母也把他们二人当作自己的儿子看待,一块儿料理其衣食,共同教诲三人。

马母死后,李、景、马三姓之祖皆披麻戴孝,共同为其哭灵、送葬。三姓之子子孙孙也一直将马母视为自己的始祖母,世代纪念。

五、没尾巴老李

古代,李家桥村住有一对李氏夫妇,勤劳善良。这年,生下一男孩,浑身黝黑,粗壮有力,屁股上长着一条尾巴。李父见是个怪物,就将其抱到坡里仍掉了。李母不忍,又将其抱了回来一支抚养着。

一日,李父下地归来,见妻子晕倒在房内,怀中趴着竟是一条黑蛇。黑蛇一边吸奶,一边将尾巴摆来摆去。李父心知是儿子所变,异常气愤,扬起手中的铁锨将其尾巴铲了下来。只听“轰隆”一声雷响,黑蛇踪影全无,地上只留下一滩鲜血和蠕动着的一截尾巴。村民们知其不是凡人,不敢再呼其名字,尊称为“没尾巴老李”。

没尾巴老李走后,一连几年没有音讯。李母想儿心切,饭吃不下,觉睡不着,面容憔悴,骨瘦如柴,以致染病而逝。就在出殡这天,突然天降暴雨,空中电闪雷鸣,从雨中爬来了一条无尾巴大黑蛇趴在灵前泪流不止。人们知是没尾巴老李到了,烧纸的烧纸,劝慰的劝慰。没尾巴老李现为人形后,人们便聚拢过来询问其走后的情况。没尾巴老李说:“我一怒走后,便到一深山修炼去了。本想成龙后再接母亲去享福,没想到母亲竟然早逝。”说完,放声大哭,声如雷鸣。李母下葬后,只见一团黑风绕墓穴旋转起来。不一会儿一座坟墓拔地而起。随后,这团黑风升入天空,飘然而去。

没尾巴老李修炼成龙后,腾云驾雾向东北而去。忽见地上一条大江,江内波浪汹涌,几只渡船摇摇晃晃翻入江底。便降下地来,现为人形,向人们打听“何物居此江中”。人们告诉他,江内一条白龙,无恶不作,见有渡船渔舟就兴风作浪将船打翻,吃掉落水之人。夏秋季节,就让江水泛滥,淹毁良田。百姓们对此龙恨之入骨却又奈何不得。没尾巴老李听后气得浑身发抖,决心要为百姓除掉这一祸害。

这日,没尾巴老李钻入江底,向白龙发起攻击。一连战了三天三夜,没尾巴老李气力不支,只好躲入海中休息养伤。

几天后的一个夜晚,居住在江两岸的山东籍老乡做了个同样的梦。梦中一黑脸青年向他们说:“我也是山东人氏,有事求助于老乡们。七天后,我要与恶龙决一死战,请你们备好馍馍和石灰,到时见江中翻黑浪,您们就将馍馍投入江中;若翻白浪,你们就投入石灰。”说完,深施一礼,踪影全无。天亮后,人们便行动起来,砍柴的砍柴,烧石灰的烧石灰,蒸馍的蒸馍。第七天上,两岸的石灰和馍馍堆积如山,人们也纷纷跑到岸上观战。

正午时分,忽听江中吼声如雷,江面上浪花飞溅,水柱冲天。一黑一白两条巨龙绞缠在一起上下翻滚,奋力厮斗。苦战了一天一夜,黑龙饥饿难忍,体力不支,便用力一吹,江面上冒出股股黑浪。岸上的人们立刻将馍馍抛入江中。黑龙吃饱后,体力大增,越战越勇。白龙连饿带累,张口呼呼大喘,江面上翻起阵阵白浪。人们立即七手八脚将石灰投入江中。白龙吞进石灰后,直烧得腹中疼痛难忍,双目难睁,渐渐招架不住,最后被黑龙咬死,尸体顺流漂入大海。黑龙占据了这条江后,遇有落水之人,就将其救上岸来;田中干旱,黑龙就吸起江水喷洒到田里。为了纪年黑龙为民除害兴利的功绩,人们给这条大江取名为“黑龙江”。

为感谢老乡们的相助之情,只要有山东人乘船渡江,不管江外风有多大,黑龙总使江内风平浪静。时间一长,在当地形成了一种风俗,为保平安,船家开船前总要问一声“有无山东人”。即使无山东人,旅客中也要有人应一声“有”。否则,船家不敢开船。

 

【关闭窗口】

广饶县人民政府主办 广饶县电子政务和信息资源管理中心承办 版权所有
联系电话:0546-6441228 6922931 传真:0546-6922768 邮编:257300

ICP备案号:鲁ICP备05011120号

鲁公网安备 37052302000136号